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banner--左边img

76校友联署吁厦门大学建立机制防治校园性骚扰
NGO倡导网  时间:2014-08-11 21:28:16 责任编辑:     点击量: 

“希望厦大借这次事件,在全国高校率先建立校园防性骚扰规章制度,依法治校是维护母校声誉最有效的方式。”厦门大学77级校友,现任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的邱鹭风在一封寄往母校的联署建议信中留言道。

7月24日,这封由76名在校生和往届生联署的建议信被寄给厦大校长朱崇实,信中提出三项建议:建立预防性骚扰的教师行为准则,明示教师不应与有直接权力关系的学生发生性和亲密关系,否则视情况给予处分或调整职责;建立校园性骚扰防治规范,设立举报、调查、问责和惩戒机制并向师生公开;从预防和应对两方面,面向教师和学生开展反性骚扰的教育和培训。参与联署者有厦大2013级的新生,也有80、70年代入学,至今关心着厦大的校友。

此次联署源于日前一则受到广泛关注的网络举报。6月18日,网名汀洋的厦大女生举报历史系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春明以学术经费开房、“诱奸”女生。吴春明称该女生为“神经病”,对指控予以否认。但7月10日名为青春大篷车的网友声援汀洋,称自己也是吴春明的受害者,她的举报还附上了吴春明在床上睡觉的照片。7月15日,厦大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学校在接到关于吴春明的举报材料后已立即展开调查,调查期间中止吴春明的研究生导师资格。

厦大08级中文毕业生李芙蕊在网上注意到了这些帖子,并一直关注着事件的发展,她认为吴春明事件曝光后校方做出了较为及时的回应,但除了对这一事件的处理外,厦大更应重视师生间可能出现的校园性骚扰问题。“事件处理得是不是公正透明,不仅会对厦大的声誉产生影响,也决定着女生能不能在学校中有安全感、对学校有信任感,厦大现在处在风口浪尖,我希望学校不仅能公正处理,而且能以这个事件为契机,开始探讨建立性骚扰防治机制,这对学生、教师和学校都是一种保护,对中国的其他大学也能提供示范。”李芙蕊说。7月22日,她在网上发起了联署,在两天内就征集到了76名厦大学生和校友的签名。

师生关系中的性骚扰在大学里并不罕见,李芙蕊通过同学了解到,有厦大老师向多名系内女生要电话,之后给女生打电话、发短信,甚至在考试前夕或论文指导期间邀约女生一对一吃饭。这些现象让李芙蕊感到不安:“由于毕业、成绩、评奖、推荐等等压力,老师和学生是存在权力关系的,学生是弱势的一方,这就使得女生可能不敢拒绝老师的要求,遇到性骚扰也敢怒不敢言。”

类似的事件不仅发生在厦大,曾就读于江苏省某重点高校的小芝(化名)说,在校期间由于想参加学术竞赛,要跟一名有一定学术地位的指导老师打好关系,她要陪这名老师吃饭喝酒,“(参加竞赛)团队里的人都默认我要承担这个角色。”小芝还透露,她有同学因为想获得出国的推荐信,不得不忍受另外一名老师的暧昧言语和短信。

曾经介入过多起性骚扰案件的前调查记者、澳门大学社会学博士候选人李思磐认为:“在中国,高校教师处理学生的利益的任意性过大,而且缺乏监督和问责机制,这就产生了教师向学生寻租的空间,不少女生还面对性寻租和性骚扰的问题。学校对学生可能遭到的骚扰和伤害的没有警惕,学生遭到伤害后相应的举报和支持系统基本为零。这些因素的交叉,导致学生难以坚持自己意愿、维护自己权利,所以学校必须尽快建立相关的防范和应对机制。”

大学建立性骚扰防治规范在国外早有先例。自上世纪80年代,美国的大学就纷纷建立防治校园性骚扰的机制,其中几乎都有限制教师与学生发生亲密关系和行为的规范。一般而言,教师不能与有直接权力关系的学生发生亲密关系,比如:不能是上课班级里的学生;不能是自己担任辅导员的学生;不能担任对方的论文导师;不能担任对方的论文答辩委员会成员;对于本系学生,如果教师是系主任,或者任何有权力的领导,也不能发生亲密关系。

 

0

您可能也喜欢: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