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报告

“集体维权中的工人代表保护机制研讨会”纪实
NGO倡导网  时间:2015-09-23 11:38:09 责任编辑:     点击量: 

成功的工人集体维权总是离不开工人代表发挥的重要作用。然而,作为“出头鸟”,他们很难避免被资政双方打击报复的命运。他们或是在罢工期间就被警方带走,或是在罢工中或者罢工后被厂方开除。这样的行为不仅是对工人代表的一个沉重打击,而且也是对罢工中的工友的一个沉重打击。

2015年9月12日,多家工厂的工人代表、劳工公益机构、律师、学生及学者在广州参与了“集体维权中的工人代表保护机制研讨会”。会议分别从法律维权、工人群体、工会以及自媒体这四个角度谈工人代表的保护,并提出了促进工人成立工人直选工会以让工人代表受到《工会法》保护的可能性。

会上,三家工厂的工人代表讲述自己在受到侵权以后,走法律途径维权成功的经历。这其中,日立金属厂的小梅和国际纸业的几位工人代表都是因为他们是集体维权中的工人代表而遭到了厂方解雇。而腾麒厂的工友因为阻止厂方转移设备,被派出所以“扰乱单位秩序”为由将他们行政拘留了三天。最终,通过法院的调解,日立厂的小梅获得了一次性支付双倍经济补偿金的赔偿,国际纸业的4位工人代表获得了双倍赔偿金,腾麒厂的工友从公安部门讨回了一个“说法”,得以让厂方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书。

但是为什么这三家工厂的工友最终能够维权成功呢?中山大学法学院黄巧燕老师在随后的总结中,从法律的角度谈到一下两点:一是近年来,法院在审理这些案件是不愿意将其放入维权代表的类型而是作为一般劳动纠纷来处理。在对这类案件的处理中,由于法官本身身负的错案追究责任以及司法机构本身的特性,法官是可以基本上做到按照证据依法判案的。二是极为工人代表都“行得正”,没有什么把柄可供厂方利用。在以后的劳工公益机构介入罢工的过程中,可以注意培训工人代表本身的证据意识,自我保护意识。段律师也在随后补充了他自己代理这类案子中的经验,他认为尽管我们现在不能用工会法,不能在法庭上运用专门保护工人代表的法律,但是仍然可以强调工人代表的身份。

来自劳工公益机构的陈辉海总结了他参与的案例中工人保护工人代表的方法。例如,工人代表被拘留,工人可以通过现场聚集到派出所、联名请愿等方式要求放人;工人代表面临长期的维权,可以通过大家捐款募集团结基金的方式对工人代表进行支持。而在工人代表被拘留以后,工人自己不能散,应该马上推选替补的工人代表,一方面继续维权一方面组织对工人代表的救援。

而工人代表当谈起被拘留的感受时,也从情感的角度谈到了自己在被拘留期间对家里人的担心。由于被拘留很容易被家里人以为是自己做了错事,很容易被家人误解。他在拘留期间最担心的反而是家里人对自己的看法,也希望能够得到家里人的支持。在这个时候,工友的给家里的情感和经济支持,成功地帮助工人代表解决了后顾之忧。
通过直选工会保护工人代表的可能性由打工族的曾飞洋进行了阐述,他认为建立工人自己的工会,是工人代表保护的长效机制。虽然几位工友都谈到了现有工会的不作为甚至是对工人的敷衍塞责,但是组织工人的力量确实是工人所应争取的核心目标。在大家随后的发言中也有提到汽车工业的工会发展取得的成就,这也证明了工会可以在保护工人权益中发挥重要作用。

近年来的新生事物新媒体发挥了一定的保护工人的作用。新媒体并不是在进行所谓“中立”的报道,而是要从工人的立场帮助其发声。在资强劳弱的背景下,不站在工人的立场上实际上就是站在资方的立场。选择中立看似客观理性但是在当前的社会背景下等同于在帮助资方。组织性相当薄弱的工人与具有雄厚经济资本、社会资源的资方相比,自然是相对的弱势。新媒体在报道工人维权的时候应该站在工人的立场上帮助工人发声,争取更多的社会支持。

在最后的总结中,段毅律师谈到,首先,这种主要由工人、劳工NGO参加的会议才是未来工人争取自己权益的方向。它本身代表着一种工人主体意识的觉醒,自己探讨自己的未来、未来的策略方法。其次,工人代表的保护在工人运动中处于核心的地位。没有工人代表的保障,就没有人愿意出来进行工人自身的组织工作代表工作,保护工人代表本身是工人维权组织性的保障。第三,可以看到工人代表的保护有很多可以调动的资源和策略:法律上的律师资源、工人自身能给警方带来的压力、工人团结基金的经济支持作用、工人代表自身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证据意识、新媒体的舆论支援,以上这些都能够实现工人代表的保护。

此次会议不仅总结了各个案例中工人代表保护的方法,也提出的“通过直选工会促进工人代表保护的可能性”。笔者对会议总结的工人代表保护方法比较认同。工会直选促进工人代表保护的提法具有前瞻性,但是笔者对其操作性存在一定疑虑:在现行的工会体制下,在已有工会的企业进行工会改选或在没有工会的企业建立工会都存在诸多限制,如番禺胜美达厂原本没有工会,在工人要求成立工会后,企业竟先行一步申请成立工会,且上级工会认可企业申请,不认可工人申请;工人在企业里完成工会直选后,基层工会受上一级工会“领导”,那直选的企业工会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如汽车行业中曾有多家企业实行了工人直选,并实现每年进行工资集体协商,但是有些企业工会委员受到企业压力难以正常履职;有些企业工会财务不独立,工会功能难以发挥;有些企业甚至想尽办法打压或解雇工会主席……据笔者了解,在这些情况发生时,上级工会多有介入却都无疾而终,更加说明了上级工会的不作为和对企业的纵容。在如此工会体制下,进行工会的直选是否真的能够真正保护到工人代表和工会会员呢?笔者还没有答案。但是社会上需要那些“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要有人为了现状的改变去做些尝试,也许他们能通过不断的实践,趟出了一条路,把“可能性”变成实践经验。

                                                                               文章来源:小锤子  2015-09-18

0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